台北資金週轉-商家年底需大量資金週轉融資民間借貸火起來

來源: 台北資金週轉     發佈時間: 2011/1/28 下午 05:47:01    返回  打印
台北資金週轉眼下春節將至,商家更是有人歡喜有人憂,需要大量資金周轉的商家多如過江之鯽,可銀行手續繁瑣,對貸款人的抵押物和擔保要求甚高,遠水難解近渴。
眼下春節將至,商家更是有人歡喜有人憂,需要大量資金周轉的商家多如過江之鯽,可銀行手續繁瑣,對貸款人的抵押物和擔保要求甚高,遠水難解近渴。所以,渡過“年關”,民間借貸成了眾多商家的救命稻草。連日來,記者走訪了萊蕪及周邊地市多家典當行,寄售行及從事民間投資的“銀主”,發現進入臘月以來,民間借貸進入了空前的活躍期,生意火爆,很多資金有限的從業公司已經放空了手裡的錢。與此同時,隨著民間借貸行業的發展,放款方越來越注重規避風險,雖然快捷,但很多放款方的要求和銀行有得一拼。
最低5分,沒有還價餘地
    1月18日下午,記者在羊裡某食品公司見到了來自濟南某投資公司的崔經理,崔經理此行是來考察這家食品公司的情況,洽談借款事宜。談起年底的民間借貸市場,崔經理說:“年底是我們這行最忙的時候,我們公司已經把資金快放完了,這家食品公司可能是最後一個項目。一般來說,民間借貸利率的高低取決於市場供求關係,簡單地說也就是市場上的閒錢多,還是藉錢的多,可大部分情況下都是用錢的。目前,我們公司的利率按照額度和使用時間的區別,月息在5分左右,這都是死價格,沒有還價的餘地。我們業務主要在濟南本地,要不是朋友再三介紹,我真是不會到萊蕪來考察這家企業,現在不敢輕易接業務,已經沒有資金了。”
    食品公司老闆在和崔經理談過後,依然覺得利率太高,提出萊蕪有兩家公司的月息在2分6厘左右,希望崔經理能再給自己把利率往下降一降。崔經理很果斷地搖了搖頭說道:“最低五分,這個利率和典當行、寄售行差不多,甚至還要低一些,如果你真的覺得高,那就算了。”
民間借貸安全第一
    1月16日週日,記者跟隨做鋼鐵生意的李先生到泰安借款。來到這家事先聯繫好的貸款公司後,工作人員提出的各種要求讓李先生大吃一驚。本以為來了簽個合同按個手印就能拿錢的李先生這時才明白,原來民間借貸規避風險也非常嚴格。公司陳經理告訴記者:“我們當前的業務就是抵押借款,沒有抵押物,我們根本不會做,哪怕找擔保人,我們也不會做。對抵押物的要求也比較高,共有三個方面:第一,抵押物的歸屬權要清晰,比如你要把這棟樓抵押給我,那麼你必須要向我證明這棟樓真的是你的。第二,抵押物價值無爭議,你抵押給我一棟樓,不能你說值一千萬就值一千萬,我們有專業的評估人員,在雙方的監督下按照嚴格的評估步驟來評估。第三,抵押物的變現能力必須要強,也就是說借款人如果真的到期不還款,我們轉手就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將抵押物處理掉。打個比方吧,醫院裡的CT機和核磁共振機都非常昂貴,可是你作為抵押物我們是不接受的,因為這個東西賣不出去。這三個步驟雖然說起來比較麻煩,可操作起來還是很簡單的,而且這些要求比銀行要低很多,還是很快捷的。”
    萊城區的劉先生是位“銀主”,原始積累非常成功的劉先生手頭有大量的閒置資金,不願意再開公司操心的劉先生,把錢放進民間借貸企業自然是最好的選擇。談起風險,劉先生說:“民間借貸很多時候由於缺乏嚴格操作流程和規避風險的方法,風險還是很大的。我注資的公司,並不是說我把錢交給他什麼都不管,而是錢一直在我自己手裡,他找到了信用、實力、抵押物都非常好的客戶,向我推薦,我覺得可以了,才把錢交出去。所以,我對我注資的這家公司要求非常嚴格,像舊社會那種君子協定,不還錢就喊打喊殺的高利貸類型的放貸人或者民間借貸企業,我是絕對不會給錢的。現在就要講法律、講信用、講商業模式。所以說,民間借貸比起銀行貸款,安全更重要,要知道,安全來自優良的抵押物和嚴格的法律約束。”
放貸大軍良莠不齊
    深諳民間借貸內情的徐先生告訴記者:“我們所說的民間借貸,很容易被不了解情況的人當成帶有黑社會色彩的高利貸,其實不是這種情況,而是具有雄厚資金實力,運作方法正規的公司。可現在市場上的放貸大軍卻是良莠不齊,現在,我們在萊蕪,隨便拿過一張廣告單頁,“放款”的廣告多如牛毛,這類放款,絕大部分是單獨的放款人,操作方法各有不同,水平實力良莠不齊。這類放款,一般都是在10萬元以內的小額借貸,很多都是君子協定,不要抵押物,只要一張字據。這類放貸的利率一般很高,一角或者一角五都不算是太高的。還有一類就是靠熟人朋友介紹的,操作方法和上一種相差無幾。還有一類要求找社會地位高,經濟實力好的擔保人,可一旦逾期不還,走法律程序的話只能起訴,週期太長,還不一定能收回全款。而按照央行規定,民間借貸利率超過國家利率四倍,是不受法律保護的,所以他們的字據只是一張欠條,借款數就是連本加息,根本看不出利率多少。”
民間借貸路在何方
    某擔保公司的一位資深從業人員說:“我們非常想規範地按相關監管和法律法規要求做業務,但國家目前對民間借貸並沒有明確的監管措施。市場需求很大,我們的業務對銀行是一種很好的補充,對企業是一種應急的融資渠道,對當地經濟發展也是一種直接拉動。雖然從表面看,民間借貸的成本相當高,有部分已經高出國家法律所能容忍的三四倍甚至更高,但與銀行相比,民間借貸快捷方便的優勢相當突出,而通過銀行融資表面成本、隱性成本、時間成本相對較高,一套程序下來,最終還不知道能不能貸到資金。”
回到列表